聯系我們

MORE +

電話:0531-82953520
傳真:0531-82953520
郵編:250061
地址:濟南市經十路18262號
郵箱:sdmjllxc@126.com
網址:www. sdminjin.org.cn
           www.aipitv.com

首頁 > 會史文苑 > 正文
我的根在中國——記民進臨沂市委原主委、臨沂師院教授孫文彬
發布時間:2017-10-31 16:04:23   發布人:民進
       今年88歲的孫文彬教授,有著45年的教齡,如今桃李滿天下。孫文彬教授1987年加入民進,1989年1月成立民進臨沂省直支部,并當選為支部主任;孫教授的學生們清楚地記得,他講起課來不緊不慢,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對待學生和藹可親,對待工作一絲不茍;其實,更多的人了解他的并不只這一些,他是一位教育家,更是一位社會活動家。他就像一支燃燒的蠟炬,點燃了自己,照亮了別人。


一、“鬼子投降了,我要回祖國上學。”
       
       1946年底,16歲的孫文彬從韓國隨著被從日本迫害下解救出的中國勞工一起回到了祖國。孫文彬是十歲那年隨父親和鄉親們從山東牟平“闖高麗”到朝鮮去的,父親是個商人,他走到哪里,孫文彬就在哪里上學,他先后在平壤和漢城上過華僑學校。當時的華僑學校沒有高中,更沒有大學,上完初中的孫文彬只好下學賦閑在父親的商店里。
       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后,孫文彬想回國繼續上學的念頭越來越強烈。父親也希望他能有大的出息,經過一番曲折,1946年冬終于回到了祖國,回到了在青島的外祖母家,回到了六年沒見的母親身旁。隨后,孫文彬考上了青島禮賢高中,學土木工程專業。但是,后來考慮到自己有殘疾,干工程建筑不方便,便又插班考進了省立青島聯合高中。進入高中學校學習的孫文彬逐漸接觸到了一些進步人士和他們的思想,并第一次讀到了《大眾哲學》、薛暮橋的《政治經濟學》等進步書籍,眼界大開。青島解放前夕,他和其他進步青年一樣,參加到保衛工廠、學校等活動中去。
       1948年青島解放了,1949年7月底8月初,當時的濱海專署到青島招收青年教師,孫文彬毫不猶豫地前去報名。他知道沂蒙山區是革命老區,他向往為老區人民服務。經考試,孫文彬被錄取了。隨之參加了設在青島的教師培訓班的學習。
       然而,就在此時,尚在韓國釜山經商的父親突患腦溢血,亟需親人前去照料。母親知道孫文彬的心思,就在這幾天他要去沂蒙老區了,如果此時再去韓國將會失去到革命老區服務的機會。從沒有到過韓國的母親獨自一人去了,誰知這一去竟成了永訣。母親在坐船去韓國的海上遇難,不久去世的父親被鄉親們葬在了釜山的一座公墓中。
       他明白了,是母親給了他兩次生命。
       是祖國給了他新生。

 


二、“到沂蒙工作,我從沒感覺到苦。”
 
       1949年10月,孫文彬來到了臨沂地區的莒南縣道口區廣亮門小學任教,三個月之后,妻子李延玉也來到了這里。他倆是在孫文彬臨來臨沂之前結的婚,為了支持孫文彬能在臨沂安心地工作,李延玉在孫文彬的帶動下也來到了廣亮門小學任教。過慣了大城市的生活一下子來到窮鄉僻壤,他們倆夫唱婦隨地卻也苦中有樂,一起備課,一起上課,和學生們一起勞動。那段時間盡管艱苦,卻鍛煉了他們積極向上的思想。
       “當時我雖然不是共產黨員,可黨叫我干啥我從沒有二話,我就是抱著跟共產黨走的心從青島來沂蒙山區工作的。沒來時我就知道沂蒙山區苦,可我不怕。”孫文彬教授告訴筆者。
       孫文彬和他的家就像一塊磚,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從廣亮門小學開始,他們又來到了主家嶺小學、莒南縣良店完小。那個時候“辦莊戶學”的時期已經過去了,學校有了簡陋的教室,教師要在一個屋子里給多年級搞復式教學。
       1951年,21歲的孫文彬當上了良店完全小學的教導主任,后來又擔任校長。1954年,他們一家又隨著孫文彬的調動來到了沂水干部文化補習學校,一年之后又來到了臨沂師范學校任教,隨之孫文彬到山東師范學院高中教師培訓班進修一年,之后又回到臨沂。再后來,臨沂師范改為臨沂教育學院,臨沂教育學院又成為臨沂師范學院的一部分。
       多少年來,孫文彬的治學思想沒有變,變的是他不斷地超越自我和完善自我的意識,他把自己及家人的思想完全地融入了沂蒙人民的血液中。



三、“我加入了民進,與共產黨更近了。”
 
       1987年7月,身為副教授、臨沂教育學院中文系主任的孫文彬加入了民進,成為臨沂市較早加入民進的幾個人之一。1989年1月成立民進臨沂省直支部時,孫文彬在大會上被選為支部主任;同年4月出席了在濟南召開的民進山東省第一次代表大會被選為民進省委委員; 1995年12月30日,民進臨沂市委成立,孫文彬又當選為主任委員(即主委);直到1997年,孫文彬離開政協,并任民進臨沂市委名譽主委。
       孫文彬教授的忙和熱心腸是出了名的。沒擔任民進臨沂市委主委時忙,擔任主委之后更忙。忙著建民進臨沂支部,忙著發展會員,到1992年臨沂支部會員已達到58人。民進臨沂支部成立之初,有的人對民主黨派認識不足,為了打消他們的顧慮,孫文彬和其他民進領導一起給有想加入的同志講解民進的章程,讓他們懂得中國民主促進會是一個與中國共產黨肝膽相照,榮辱與共、參政議政的民主黨派。此外,他還特別重視培養和選拔思想先進、年青有能力的會員作為后續領導梯隊,為民進在臨沂的發展做了組織上的準備。1988年,與孫文彬同甘苦、共患難的妻子李延玉也積極加入了中國民主促進會。
       由于民進會員主要是由教育文化出版界人士參加,這就使得孫文彬教授對教育界的事情做得相對多一些。他曾主編了《中學生常用詞辨析》(吉林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中學語文習題解答》(明天出版社1986年版);參與編寫了《高中語文復習叢書》(山東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高二語文教參》(山東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中國現代文學》(山東省教育學院系統試用教材1986年版);《中國現代文學史》(山東大學出版社1987年版)。為了解決社會在職人員的自學考試前的培訓,從1991年到1993年,孫文彬還組織民進力量舉辦自學考試輔導班,使300余名社會在職人員參加了自學考試之前的輔導學習 。
       十多年的時間里,孫文彬除擔任民進臨沂市委的主要領導職務以外,還曾被選為臨沂市第十一屆人大代表,曾任政協臨沂市(縣級)第八、第九屆政協常委,臨沂市第十屆政協常委等。1992年,民進臨沂支部被臨沂地區行署授予:“統一戰線為經濟建設服務先進單位”;1994年,民進臨沂支部又被地區教委授予:“社會力量辦學先進單位”。
       孫文彬始終感覺:“我加入了民進,與共產黨更近了。”

                                                                                                                         本文作者  李公順
?
彩神官网-安全购彩